--> 南昌激光近视价格,南昌激光近视医院哪家好,南昌激光视力矫正手术

微信卖苹果手机预付50

2016-11-08 中山人防 中山人防

  史玉柱曾被拉来“保驾护航”的绿色新能源互金平台--绿能宝出事了。4月17日,一纸逾期公告令绿能宝投资者们感到恐慌。

  这则致绿能宝投资人的公告称,因为光伏补贴延迟等原因,承租人不能按期兑付提现金额,致使投资人从4月10日起提现出现逾期。同时,公告也提出了解决方案,称提现逾期最长将在180日内按照T+30日通过平台向投资人进行兑付;同时将根据《委托融资租赁合同》的相关约定对投资人进行相应补偿。

  但5月9日绿能宝对于逾期情况的公示显示,T+30的兑付形式暂时“爽约”。

  史玉柱“撇清”关系,称只是债权人  

  5月6日前,绿能宝官网“股东阵容”一栏显示,恒大集团许家印、巨人投资史玉柱等“国内多位顶级商业领袖保驾护航”。而如今,“股东阵容”的介绍中只剩下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和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两家企业。

image

  5月6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绿能宝官网上称史玉柱为“股东”之一的宣传海报被撤下。5月8日晚6点20分,史玉柱在其新浪微博公开回应此次事件,表示“我公司与SPI(编者注:指绿能宝母公司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的唯一关系是SPI欠我们一笔钱”,疑似撇清“股东”关系。

  “几年前几位长江同学找我说,同班的彭小峰重新创业,大家一起支持他创业。我就答应了并认购了一些其SPI公司的可转换债券,后转换成普通债券。”史玉柱表示。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鞠秦仪认为,如果史玉柱的回应属实,则他显然不属于绿能宝所宣传的“股东”,绿能宝进行了一些行业内常见的夸大或者虚假宣传。

  鞠秦仪介绍,法律意义上的股东是指作为出资者按其出资数额(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享有所有者的分享收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的人,而史玉柱仅仅持有一些可转换债券且还已经转换成了普通债券,所以其仅仅是“债权人”身份,对该公司没有任何收益、决策和运营的权利。不过,史玉柱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吸取以往一些公众人物为投资平台站台、背书等所产生的不良影响的教训,需要谨慎使用自己的品牌和影响力,不能放任或者纵容一些平台或者公司为了宣传效果滥用其形象,损害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T+30日形式兑付“爽约”? 

  涉及资金超2亿 

  史玉柱在微博中透露,在媒体报道绿能宝事后,史玉柱让同学转告彭小峰:“老百姓的钱一定要最优先还,欠我们的钱不用优先。”彭小峰答复称:“绿能宝平台是委托融资租赁平台,因电费的国家补贴延迟,造成承租人收款延迟,公司正积极处理,补贴迟早会下来。我们一定优先解决老百姓的钱。”

  这是绿能宝创始人彭小峰“首度”回应近期舆情。在绿能宝4月17日发布逾期公告后,彭小峰也一直处于“失联”状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其多位微信好友向其询问绿能宝近况,彭小峰均未答复。《中国经济周刊》方面亦通过微信联系彭小峰,他也未予回复。彭小峰在微信“朋友圈”最后一次发帖是在2月27日。绿能宝微博的最后一次更新停留在2016年12月23日,转发头条文章《光伏行业的江湖:狂人彭小峰和他的“绿巨人”》。

  5月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到访挂着“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牌子的上海真光路1219弄(新长征中环大厦)1301室,看到办公室内约有8名工作人员。记者以投资者的名义询问:绿能宝兑付会不会顺利达成?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是集团其他部门的,要问绿能宝兑付的情况请打客服热线,我们什么都不清楚。”记者近日多次拨打绿能宝官网的客服电话,但始终是忙音状态。

  而根据绿能宝在4月17日做出的“提现逾期最长将在180日内按照T+30日通过平台向投资人进行兑付”的承诺,5月10日为首个可以兑付的时间节点。

  但在5月9日晚,绿能宝发布逾期情况公示称,“由于款项催收、项目融资、项目销售及逾期项目起诉等事宜需要一定时间,从5月中旬开始暂不能按T+30日的形式启动兑付”,同时再次做出承诺,“自4月17日起计,确保180天内完成所有兑付。”

  截至公告发布时,平台逾期支付租金总计222296645.94元(包括本金220741486.74元和利息777579.60元),涉及线上投资人5746人。绿能宝公布的资金回笼计划显示,“5月份预计回笼的资金共计三笔,金额分别为800万、200万、500万,金额合计1500万。6月份回笼资金将达4200万左右。”

  绿能宝模式风险几何? 

  绿能宝创始人彭小峰是近年来新能源市场上的风云人物,被誉为是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的光伏大佬。彭小峰的上一段创业经历是江西赛维。在他手中,江西赛维从一度跻身全球最大多晶硅片制造商,到最终沦为国内最大的企业破产重整案例,令人唏嘘。

 

-->